韦羡门

身体健康,成就万事如意

那个很冷的女孩(2)




宿舍楼竟然没有关门,因为有人在跳舞,有人在呕吐。是大麻成在跳舞,翻眼强在呕吐。


那不是跳舞,是发羊吊。


起初大麻成意识丧失,手舞足蹈,头后仰倒地,倒地后双眼上翻,口吐白沫,面色青紫,咬牙乱叫乱嚷,再起身弯腰呕吐,跟着他的弟弟翻眼强一起呕吐。


后来呕了一两分钟,他们两居然面色转红,双眼居正,意识开始清晰,竟尔没事了。大麻成还说:“这你他奶奶的,呕出来真舒服多了。”


“半个月前才发了病,怎么这么快就发作了,但是这次发作之后,感觉好像以后不会有事了。”翻眼强说。


白粉前看在眼里,脑子一片糊涂,看到我...

2016-12-21

那个很冷的女孩(1)

高一,班上有一个很冷的女孩,她是外宿生,每天带着个琵琶上学。


并不是高冷,而是那种看上去很冷,冷得几乎每个男人都想给她温暖的冷。


皮肤很冷,眼神很冷。皮肤冷是因为白得似雪,眼神冷是因为孤独而萌生抑郁。这种抑郁,就是纯真,清美,让人莫不爱怜。


所以她的冷,激发了班上每个男人的热。


我的同位,叫陈永前,但被人叫白粉前,因为他瘦得像一个天天吸白粉但就是吸不死的人,而我则觉得他是看武侠小说看瘦的,因为他宁愿不吃饭都要省钱买小说看。他十四天不吃中午饭,省钱买了四本金庸的神雕侠侣送给那个很冷的女孩,将一封情书夹在书中,趁着...

2016-12-21

草坪上的灯

漆黑的夜晚,有许荒凉,我又走到了一个神秘的地方。在雅乐轩酒店后方的街,杳然无人,我感受着夜的黑,吹着冷的风。因今晚暗黑诡诡,风凉的气氛不禁让我哆嗦起来,所以我依偎在一盏灯上,我发现那是一盏在草坪上的灯,那种感觉便是我就吐露了心声,我对着灯说:“曾经大学时我也喜欢着一个女孩,她像你一样发着淡淡幽光。”


灯似乎能体会我的忧伤,黯淡了下来。


然后我又说:“光只有在黑暗中才特别美丽,那个女孩也是如此,当没有人陪着她,她感孤独而忧郁,眼神微微落魄,所呈现的女孩纯清之美是最无瑕缺的。但当我发现这一点的时候,也意识到,若靠近她表达微笑,她的美也随着消散。所以,每次晚后黄昏,我在她...

2016-10-21

一生的守护,来于一瞬的灿烂

世界上诸多的事故,我们都知,但事情若以另一种方式发生,也许就是故事了。就像面对的人形形色色,我们不动心弦,但也许在人群中多看了谁一眼,在某个花香飘动的街角里遇见了谁,心里突然莫名悸动,就爱上谁了

2016-08-23

大力与老龚的故事

大力与老龚的故事


  开学的第一天,在大力还未蜕变成淑女之前,带着高中时无邪的活泼,蹦蹦跳跳的走向课室,逢人便挑逗,跳啊跳,唱啊唱,把裙摆摇摆啊又摇摆,虽然大力没散发怡人的清香,却使周身的人为之腾跃起来,霎时变得开开朗朗,大力所到之处,一片欢声笑语。唯有一人独坐一隅,抬头支颐,用呆呆而又特别的眼神凝望着大力,他便是老龚,大力好像认得他是她高中同学,却不记得彼此之间有过什么来往,就在大力兀自跳舞裙飞之际,老龚遽然起身,拿起一杯水,沉静而稳重的走向大力面前,道:“喂,大力,你汗流多了,喝杯水吧”。...


2016-07-24

净无幻 与 断灭阐提

小的时候,心脏小,装不下千情万绪,见之感动,而潸然泪下。当长大了,心脏也变大了,经得起别离,受得住寂寞,当我们真正感动的时候,也许表露出来的是无声也无泪


2016-05-24

© 韦羡门 | Powered by LOFTER